微意-言情小说阅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77|回复: 47

[PNG] 梁蕴如《海棠花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5 23: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2017年2月10日

内容简介:

从小被当从男孩养的她,很不幸地只能做女生,
但女生也有女生的骨气,她决心成为家门的荣光!
这条路不好走,她知道,却也没想到会有人无聊到想看热闹,
她的一举一动,那个人都要紧紧盯着,不时插手管一管。
这一管管了十多年,她竟在不知不觉中赖上了他……

风流叛逆的他自认不是个爱花惜花的人,
却为了究竟该不该摘她这朵花,守候多年。
他忘着她,而她望着另一个男人,
最後,他终於领悟,海棠花开的时候,原来是他学会心痛的时候。
他想放手,岂知情到了深处,便是抛不开也舍不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卷一 情窦初开

  第一章  杂草公主要正名

  从小,殷海裳一直以为自己是男生。

  穿男生的衣服,剪男生的发型,玩男生喜欢的游戏,爬树、打弹珠、挖蚂蚁窝,和附近邻居的小男孩到处疯玩。

  直到六岁那年,她必须上幼稚园了,妈妈才让她坐在椅子上,面对面,严肃地说破真相。

  她,其实是个女孩。

  妈妈将她当成男生养,只是为了不想失去爸爸的心。

  爸爸有自己的家庭。

  在那个家里,爸爸有个名正言顺的妻子,有两个聪慧乖巧的女儿,他不需要在外头再多一个女儿,但如果是能够传宗接代的儿子,就不一样了。

  因为妈妈为他生了个「儿子」,所以他才愿意买了栋房子金屋藏娇,只等适当的时机将「儿子」接回殷家认祖归宗。

  妈妈慎重地叮咛:「棠裳啊,你要记住,千万、千万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你其实是个女孩子,懂吗?」

  她不懂。

  是男生女生有什么分别呢?难道知道她是个女生,爸爸就会不要她吗?他那么疼爱她,每回来探望她和妈妈,都会带来一份令她惊喜万分的礼物,爸爸甚至亲自教她写字,握着她软嫩的小手,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下她的名字。

  殷海棠。

  「你是殷家的孩子,」爸爸笑着对她说道。「有一天会成为爸爸最引以为傲的孩子。」

  是啊,她有一天会让爸爸很骄傲的,为了那天能够快快来临,上幼稚园后,她不再那么调皮捣蛋只想着玩了,她认真地读书写字,期许自己长大以后能够继承爸爸的衣钵。

  可这个梦想的蓝图,在她九岁生日那天,忽然碎了一角。

  她长期隐瞒的性别终于被揭露了,爸爸发现她是个女孩,不是他一心看重的儿子!

  「你骗我!你竟敢骗我!」

  那天,爸爸前所未有地盛恐,眦目狂吼,双手掐着妈妈的脖子,似是恨不得让妈妈断了气。

  她吓呆了,从后头抱住爸爸的大腿,拚命地想把他拉开。「爸爸不要!妈咪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妈妈好爱好爱你的,每次你来,她都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的,做好多你爱吃的东西给你……爸爸你不要怪妈妈,不要对妈妈生气,裳裳会乖的,棠裳定会努力用功读书,长大以后让爸爸可以很骄傲……」

  啪!

  清脆的声响倏地划破了空气。

  殷海棠跌坐在地上,抚着疼痛的脸颊,恍惚了好片刻,才醒觉自己被打了巴掌。

  打她的人,正是她爸爸,她以为很爱很疼自己的爸爸。

  他铁青着脸,边青筋愤慨地抽动。「你这个坏孩子,居然跟你妈联合起来骗我!」

  她是坏孩子?

  她傻傻地愣着,双眸湿润地泛着泪光,睁得圆圆的,像只可怜无辜的小鹿。

  从前爸爸见她露岀这种表情,立刻就会心软,拍拍她的头或捏捏她的鼻子,揶揄她真是个爱撒娇的小孩。

  可此时此刻,爸爸只是嫌恶地瞪着她,好似瞪着一只怪物似的,接着扭头就走。

  爸爸,不要她了。

  因为她不是男生,因为她听妈妈的话说了谎,所以爸爸不要她了。

  「棠棠啊!妈咪对不起你……」妈妈哭着将她搂进怀里。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他不会再来了,怎么办?棠棠,妈咪跟你以后该怎么办?」

  她依然湿润着眼,泪珠盈于眼睫,却迟迟未落下。

  她不能哭。

  从小,爸爸就要她做个坚强的「男子汉」,她应该负责保护美丽柔弱的妈妈才是。

  不可以哭。

  微意言情www.weiyitxt.com                 微意言情www.weiyitxt.com

  「叫你滚出去!没听懂吗?」

  头顶是璀璨的水晶灯,脚下是织工精细的波斯地毯,前方亭亭玉立的,是衣饰华丽的贵妇人。

  这一派富贵风流,更显得曲身伏跪的殷海棠是那样渺小而卑微。

  她眨眨朦胧的眼,怔怔地着面前风姿妍美的贵妇。

  这位才是爸爸的正宫老婆,是能够上法庭控告妈妈通奷的女人,据说她之所以没把事情闹在,多年来一直默默隐忍假装不晓得丈夫有外遇,甚至有个私生女,只是因为不想破坏丈夫的政治前途。

  可今日自己找上门来,犹如一根利刺,生生地戳破了丑陋的真相,教她怎能不生气?

  一念及此,殷海棠咬了咬唇,尽力摆出温顺的姿态。

  十岁的孩子跪在地上,穿着T恤和短裤,头发剪得短短的,一副小男孩的打扮,五官却是清秀无比,琼鼻粉唇,眼睛大而清亮,肌肤雪白透红,看着就像一个精致的陶瓷娃娃,惹人喜爱。

  殷夫人看着,目光愈发沉冷,这样漂亮的孩子,决不能让她有机会踏进殷家一步。

  「岀去!」如冰的嗓音掷落。「我们殷家不欢迎来路不明的野孩子。」

  即便是这番凌辱的言语,殷夫人说来也是淡淡的口吻,声量不曾有稍稍提高,语调平静无波。

  原来真正出身名门的贵妇是这祥的,无论喜怒哀乐,无时无刻都记得保持优雅的仪态,比起爸爸这位正妻,总是娇弱又爱哭的妈妈确实有点上不了台面。

  难怪爸爸说丢下她们就丢下她们了,毫不眷恋,毫不留情。

  殷海棠垂着小脸蛋,牙关紧紧咬着,双手在腿侧握成两个拳头,她努力深呼吸,强忍屈辱的眼泪。

  不可以哭,她要保护妈妈,不能哭……

  「阿姨求你,我只是……想跟爸爸说一声,我妈妈她……生了很重很重的病,她时间不多了,她想跟爸爸见最后一面,就几分钟也好,求求你阿姨,让爸爸去看看我妈妈好不好?」

  她软声祈求,软软地道岀自己的来意,她知道这个家不欢迎自己,她也不想来的,可是……

  「阿姨求你!」她整个人趴伏在地,额头在冰冷的大理石地砖上重重一磕。

  她以为自己磕到额头都泛红了,殷夫人总会心软,可对方却依旧神情淡漠。

  「你妈妈跟我老公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世浩得过去看她?」

  凉薄的言语如刃,在殷海棠幼小的心灵划开一道伤,她不敢置信地抬起头。

  「殷世浩是我的丈未,是我两个女儿的父亲,他跟你,还有你那个下贱的妈妈都没有一丝毫的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他是我爸爸,我是他的女儿……」

  「你不是!世浩从没跟我提过他有你这么个孩子,你不是殷家人,只要我在这个家一天,你就别想再踏进门来,现在,给我出去!」

  「阿姨……」

  「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野孩子给我拖出去!」

  殷夫人一声令下,一旁傻站着的两个佣人陡然回神,连忙走过来,左右架起殷海棠纤细的身躯,将她带离这间位于豪宅一角的偏厅。

  「阿姨,阿姨!求求你,就让我跟爸爸说几句话就好,求你让我见他一面,阿姨……」

  一路声嘶力竭的嚷嚷,终究抵不过被丢出大门的命运。

  沉重厚实的雕花门在殷海棠面前重重地关上,她怔忡坐在地上,膝盖磨破了一道,渗出几滴鲜红的血珠,她浑然未觉。

  「喂,你流血了。」一道清亮的嗓音响起。

  她愣了愣,左顾右盼,找不到人影。

  「我在这儿。」

  声音从上方传来,她仰起头,这才发现路旁有一棵枝叶繁茂的老榕树,一根斜斜杈出的树干上,坐着一个悠然摆动着双腿的少年。

  午后的阳光刺眼,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睑,只能隐约辨认他唇畔似是勾着笑意。

  少年歪着头打量她,像是打量一个有趣的玩意,过了好会儿,才又洒落清隽如珠玉的嗓音。

  「你是殷伯伯的私生子?」

  殷海棠神情一凛。

  少年笑着,跳下树来,看年纪似乎比她大上一、两岁,身刑纤瘦修长,穿一身质料上佳的名西装短裤,颈间系着细细的黑色领带,随风翻扬。

  殷海棠抬眸看他的脸,这一看,有瞬间恍神,心韵暂停了一拍。

  少年容光灿灿,俊美得像一幅画,比她见过的任何男孩子都好看,墨眸如海,深邃地引人堕落,鼻翼高挺,勾勒出近乎完美的弧度,薄薄的唇透出一抹瑰丽的红,为这幅画更增透了几分魅惑的色彩。

  「你……是谁?」她轻声问。

  少年耸肩,眸光熠熠,「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是不是殷伯伯的私生子?如果是,事情就精彩了。」

  「什么意思?」她蹙眉,不喜欢他这种幸灾乐祸的口吻。

  「你不道殷伯伯现在正准备竞选连任立委吗?」男孩不答反问。

  她怔住。

  「这时候如果爆岀他有私生子的丑闻,你说事情会不会很有趣呢?」少年完全不掩饰想看好戏的心态。

  这人到底是谁?

  殷海棠警觉起来,防备地盯着眼前这位不知来历的美少年,他像是看透了她的思绪,笑着举起一只手。

  「你别担心,我爸爸跟殷伯伯是好朋友,所以我不会去跟记者爆料的。」

  是吗?殷海棠狐疑地眯了眯眼。

  少年莞尔,眼珠一转,落向她斑驳瘀青的膝盖。「喂,血一直在流,你不痛吗?」

  她顺着他的视线淡然扫了伤口一眼。「不痛。」

  这小小的擦伤哪及得上她心口的疼痛?

  「殷伯伯家的佣人也太粗鲁了,哪,这个给你。」男孩递给她一样东西。

  是一条干净的蓝色手帕。

  殷海棠讶异地望他,这是借给她包扎伤口的吗?

  少年没有解释自己的行为,只是忽然勾唇,笑意诡谲「我刚听你大呼小叫地嚷嚷,你很想见殷伯伯一面,是吧?」

  是又怎样?

  「殷家的大门你走不进去,可如果是公开场合,就没人能阻止你接近你爸了。」

  殷海棠闻言,明睢一亮。「你的意思是……」

  「过两天有个工商联谊会,殷伯伯会去那边拜票。」少年对她眨眨眼,睫毛长长弯弯的,犹如两道细致的羽翼。

  殷海棠一愣,这家伙的眼睛真的很漂亮,神采飞扬,笑着望人的时候有种难以形容的恣意潇洒。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

  「因为我想看一场好戏啊!」

  少年轻笑着,明打着恶作剧的主意,可那笑容看起来却犹如夏日阳光,纯真而灿烂,带着一丝令人心动的孩子气。

  看着那样的笑容,殷海裳不知怎地,胸臆陡然漫开一股复杂的滋味,似酸似涩,又似淡淡的清苦。

  她转头望向殷家豪宅那扇豪华的雕花铜门,紧闭的门扉,彷佛在无声地嘲笑着她——

  门里头的那个世界,她果然不配走进去吗?

  微意言情www.weiyitxt.com                 微意言情www.weiyitxt.com

  殷海棠没有告诉母亲自己在殷家的遭遇。

  她炖了鸡汤带去医院,可怜的母亲备受病痛折磨,双手骨瘦如柴,连汤匙都握不稳,只能让她一口一口地喂。

  好不容易喝了一碗鸡汤,咬了两块肉,罗玉雯便说自己吃不下了,黯淡的双眸望向女儿,双手轻轻抚摸她短短的细发。

  「棠棠啊,妈咪最近不在家,你一个人辛苦了。」

  「才不会呢。」殷海棠软软地应,偎向母亲怀里,笑意清甜,「妈咪你不用担心,在医院好好养病,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罗玉雯听着女儿娇言软语,反过来安慰自己,不觉更加心酸。

  才十岁的小女孩,如此体贴懂事,万一自己有什么不测,留下这孩子一个人怎么办?

  「你爸爸他……还没回台湾吗?」

  殷棠呼吸凝了凝。她一直不敢告诉妈妈,爸爸其实早就从国外出差回来了,可自己三番两次去找他,都吃了闭门羹,甚至惹恼了殷夫人。

  她小小声地回应。「听说爸爸要竞选连任立委,好像行程排得很满……」

  罗玉雯听出女儿话中的迟疑,都没想到女儿早就上门求过了,还以为她是倔强的脾气发作,不肯对自己亲生父亲低头。

  「棠棠啊,你到现在还怪你爸爸吗?是妈妈不对,妈妈骗了他,你爸爸最讨厌别人对他说谎,才会那么生气……他气过就会没事了,再怎么说你都是他的亲生孩子,他一定会像以前那样疼你的。」

  他连见自己一面都不肯,又怎么说得上疼她?

  殷海棠垂敛眸,不让母亲看见自己的表情。

  「你去找你爸爸,跟他说我生病了,他一定会来看我们的,他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罗玉雯拍拍女儿背脊,语声发颤,隐隐流露出心虚之意,她自己却浑然末觉。「他会来看我们的,他一定舍不得我们……」

  殷海棠咬住唇,头垂得更低了,眼眶泛红。

  她在心头暗暗对自己立誓,就为了成全妈妈这一片痴心,无论有多么困难,她都要见到爸爸,将他带来医院。

  微意言情www.weiyitxt.com                 微意言情www.weiyitxt.com

  殷世浩的竞选连任之路并不顺利。

  主要是他的选区竞争太激烈了,几乎各党派推出了优秀人才出马竞逐,就连他自己的政党,也因为某位同志不服初选结果,宣布脱党参选,意图瓜分他的票源。

  一块大饼,各方豺狼虎豹都贪婪地想咬上一口,即便他是现任立委,有主场优势也不得不严阵以待。

  在这种关键时刻,他是绝对经不起丝毫流言或丑闻的,所心以当他看到殷海棠站在自己面前时,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你来这里做什么?谁让你进来的?」殷世浩压低嗓音质问,眼【微意言情独家制作,www.weiyitxt.com】角余光一面警戒着周遭。

  这场工商联谊会是借了五星级酒店的场地举办的,现场冠盖云集,出入的都是名流显贵,照理说没有邀请函根本进不来,这孩子是怎么躲过警卫的盘查的?

  眼看着已经有人将好奇的视线投过来,殷世浩蹙眉对殷海棠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跟自己来到稍微僻静的角落。

  一盆高大的观叶盆栽掩藏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殷海棠抬头凝望父亲,他一身西装笔挺,神采奕奕,肩上披着彩带,彰显着他候选人的身份。

  她看着,眼眸逐渐模糊。

  爸爸……真的很帅,戴副无框眼镱,显得很知性,五官又极是清俊,光凭这副外表就不知笼络了多少妇女票,更何况他浑身上下还焕发着一股自信霸气的魅力。

  她已经将近一年没见到爸爸了,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

  「爸爸……」她轻轻唤了一声。

  殷世浩一惊,目光如电扫视周遭一圈,确定没人注意才松了口气。

  见到父亲紧绷的神态,殷海棠心一凉,明白他是不愿让人知道自己有个私生女儿。

  「爸……」

  「不准这样叫我!」殷世浩厉声喝叱,见孩子脸色忽然变得惨白,他才察觉自己过份严厉了,稍稍放缓了语气安抚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去一楼大厅等,我让我的助理去接你,有什么话到时再说。」

  「嗯,我知道了。」爸爸没有立刻赶她走,还愿意给她机会听她说话,她已经很满足了。

  殷海棠留恋地看了父亲一眼,转身离开,心头隐隐地雀跃,就连步履也轻快了几分,纤巧的身影翩翩若蝶。

  铺着地毯的酒店长廊上,一个长相俊俏的少年倚在墙边,见她走出来了,微微一笑挺直身子迎向她。

  「怎样?见到你爸了吗?」

  她点点头,「见到了。」

  「被赶岀来啦?」少年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眸闪闪生光。「殷伯伯还真心狠!」

  听岀他话里嘲讽的口吻,她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我爸是要我在楼下等,他说会派助理来接我。」

  「这样啊。」少年若有所思。

  殷海棠默默打量他,少年正是她前两日在殷家门外遇到的那位,今天她能顺利地溜进会场,也是靠他帮忙,虽然她总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摸不透他的心思,但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谢谢你今天帮了我。」她诚恳地表达感激之情,一面从短裤口袋里掏出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手帕。「这手帕我洗过也烫过了,还给你。」

  少年好似没想到她会还他一条干净的手帕,剑眉挑了挑,展开手帕一看,果然烫得很平整。

  「你自己烫的?」

  「嗯。」

  「不错嘛,我认识的男生都不做家事的,你居然会拿熨斗!」他一副佩服的表情。

  这家伙没认出她是女的。

  殷海棠不知自己该气该笑,略过性别问题,淡淡地道。「你认识的朋友肯定都跟你一样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当然不会做家事。」

  「听你的口气好像很哀怨啊!你也别心理不平衡,等你爸爸认你回殷家,你也可以当大少爷了。」少年顿了顿,忽尔诡谲一笑。「不过他到底会不会认你呢?」

  又再挑拨离间了!

  殷海棠懒得理他,搭电梯下楼来到酒店大厅,拣了张待客的沙发坐下,没想到少年也跟过来了,坐在她旁边。

  「你干嘛?」

  「陪你一起等啊!」

  「我不用你陪,你很闲吗?」

  「是很闲。」

  殷海棠一窒,转头瞪向少年,他却是一脸漫不在乎的笑。

  两个半大孩子坐在沙发上,殷海裳闷不吭声,少年竟也耐得住性子不跟她说话,自顾自地玩着手机游戏。

  忽地,一阵吵杂声响,殷海棠抬起头来,正好看见殷世浩在一群助选员的簇拥下走出电梯。

  她站起身,试图让父亲看见自己,可他的视线根本没朝这个方向扫过来,只是顾着跟身旁的助理嘱咐着什么。

  「看样子你爸没看见你。」少年附在她耳畔低语。

  一股温热的气息吹在耳壳上,殷海裳只觉得一阵痒,连忙往后躲开,小手不自觉抬起来捂住耳朵。

  少年似笑非笑地注视她。

  她恼了。「干嘛这样看我?」

  「要不是你是个男生,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靠太近害羞呢!」他笑着揶揄,还未到变声期的嗓音很是清脆,却噙着一丝奇导的懒,教人听了心有些麻麻的。

  殷海棠不懂自己为何慌乱,只知道应该要离这个不知来历的少年远远地,他才十二、三岁吧?怎么就能让人如此有压迫感?

  「你……走吧!我不用你陪我等。」她下逐客令。

  少年动也不动,依然靠她很近。「我看那个助理不会来了吧!」

  「他会来的!」她坚持。爸爸答应过会派人来接她的,他一定不会食言。

  可她终究还是失望了,半个小时后,她带着一颗麻木的心,失魂落魄地离开酒店。

  从车水马龙的道路到幽静的小巷,她沉默地一直往前走,却不知自己究竟想去何方?

  少年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待她转上另一条安静的林荫大道时,她终于忍不住回头瞪他。

  「你到底想怎样?干嘛一直跟着我?」

  「谁说我是跟着你?」他笑。「我是跷课出来的,总得同学校去,只是顺路。」

  他要同学校?

  殷海棠愣了愕,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一所学校门外,白色围墙爬着绿色藤蔓,校园内矗立着一栋栋古典高雅的欧风建筑,看样子是间学费昂贵的私立小学。

  殷海棠望着那扇紧紧关闭的雕花铁门,幸灾乐祸地勾了勾唇角,「门关着呢!你怎么进去?」

  少年笑笑地指了指围墙。

  爬墙?殷海棠惊愕。「那么高!你怎么爬上去的?」

  「你以为那些虅蔓是长着好看的吗?」

  他竟是抓着藤蔓爬墙的?殷海棠扬扬眉,正想请他示范一番,铁门忽然打开了,一个着制服的男孩走岀来。

  「传奇!」少年讶异地喊。

  男孩看见少年,表情也很错愕,急急奔过来。「堂哥,你又跷课了?」

  殷海棠注意到男孩制服衬衫上绣的班别,他是五年级生,比自己大一岁,可是看身高还比自己矮上一大截,显然尚未迈入青春发育期。

  矮归矮,他的相貌却丝毫不输给堂哥,同样长得十分俊值,只是眼角眉梢不像他堂哥蕴着些许邪气,而是勾勒着一股温文的书卷味。

  「你怎么也跑岀来了?难道你也想跷课?」少年不可思议地质问,似乎他这个堂弟会想跷课是天方夜谭的事。

  果然,男孩没好气地横他一眼,「我才不像你呢!是家里的司机说有重要的东西要交给姊姊姊没空,要我来帮她拿。」说着,男孩顿了顿,左顾右盼,「奇怪,他不是说在校门口等吗?怎么不见人影?」

  少年蹙眉,心思一转,正欲说话,路口忽地响起一阵尖锐的引擎声,一辆深色箱型车横冲直撞地飙过来,接着紧急在三人面前煞车。

  三人还搞不清楚状况,一个身材粗壮的男人便从车上闪下来,横臂将殷海棠揽入怀里。

  殷海棠失声尖叫,还来不及挣扎,整个人就被硬塞进箱型车里,男人正想跟着爬进去,少年已机警地扯住他两条腿。

  「放开!」他用力踢开少年。

  少年却死抱着他不放,一旁的男孩这才回神,急忙也过来帮忙,两个半大孩子一人抱住壮汉一条腿,他一时竟也动弹不得。

  「搞什么!还不快上车?」前座传来另一个男人的怒吼。

  「救命啊!救命!」男孩放开喉咙大喊大叫。「有人绑架,救命……」

  担心男孩的叫喊会引来学校的警卫,壮汉又气又急,索性从怀里掏岀一把短刀,胡乱一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5 23: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微意

GMT+8, 2020-9-27 17:47 , Processed in 0.0671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