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意-言情小说阅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55|回复: 13

[PNG] 凌宓《恶魔老板》(恶作剧之夜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21 19: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13年11月1日

【内容简介】

他从来没有这麽感谢过感冒病毒,因为他如果没有生病,
小助理就不会送资料到他家,也不会为他下厨、照顾他,
一向利益至上、眼高於顶,把助理当空气的他也不会发现──
她就是自己寻觅多年,深深爱恋的前女友!
而这次重逢让他发现了好多秘密,
像是她因为一场车祸失了忆,忘了两人的爱恨纠葛,
像是她一个人坚强的生下了他们俩的女儿……
他怎能不把握机会重新追回她,好好用爱弥补她们母女?
所以他发挥律师的精明,滥善用职权,无论在事务所,
还是外出洽公都带着她,好制造独处机会,
每逢假日也带她们出外踏青,收买小丫头来当红娘,
努力之下,眼看一家三口的幸福日子就要到来,
不料,万圣节派对那一天,上天又来了场恶作剧──
她竟想起了他当年如何伤害她,哭着推开了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9: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夜幕低垂,这间美式啤酒餐厅正在举行一场万圣节化装派对—

  文莘楠看着拿在手中的深绿色液体,蹙起秀眉,又瞥了眼台上那装饰成流着腥红血液模样的五层黑色蛋糕,顿觉胃口尽失。

  她非常不适应这古怪的氛围,而且感觉头有点晕。

  「各位,麻烦往舞池中央靠拢,接下来是趴踢的最高潮,各位如果尿急麻烦忍一下嘿。」

  巫婆主持人说话了,要所有人到舞池中央集合。

  「回头聊,我要先去找个男人卡位了—」好友张娜娜拍拍她的肩,没头没脑的丢下一句话就跑走了。

  头发胀眼发昏的文莘楠一脸呆,她想把手里看起来很恶心的深绿色液体交给侍者,可现下大家都朝舞池中央挤过去,根本没人理她。

  「喂,别推。」

  可怜的她被一群妖魔鬼怪往前推着走。

  她看不见前方,手里高举着杯子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一个穿着黑色披风、戴着黑色滚金边眼罩、背着大镰刀,做恶魔打扮的男人以身形优势大步朝她靠近,难得发挥善心地把她手里的诡异饮料拿走。

  「给我。」深绿色液体咕噜噜全进了恶魔的嘴里。

  「你……你不觉得恶心吗?」恶魔一靠近她,她马上就知道对方的身分。

  属於蔺泓谚的气息团团将她围绕着,可很诡异的,他的身影突然跟脑海中掠过的一段记忆相叠,让她有点畏缩……

  他们过去曾经发生激烈争吵?

  灯光昏暗,没发觉女友神情有点恍惚,人高马大的蔺泓谚伸长手把空杯子交给路过的侍者,另一手揽着打扮成天使的女友粉肩,挡去旁人的推挤将她护在胸前。

  「跟着我,别乱跑。」

  她抬头看着恶魔,现场不太流通的空气让她头更晕了,脑中的画面却更加的清晰—他冷酷的神情,无情的眼神凌迟着她的心。

  她甩甩头,试着抛开那些让人心痛的争执片段,将那些伤人的话抛诸脑後。

  「我数到三,现在请亲吻站在你(你)身边的人。一、二—」主持人这时拿麦克风大声说话。

  文莘楠还没回过神来呢,大恶魔微勾起嘴角露出迷人的笑意,伸出双手捧起她茫然的小脸,俊颜朝她逼近—

  她微微瞠目,直觉往後退,想跟他拉开距离。

  「三!」台上主持人大喊。

  来不及躲了!嘴唇被恶魔那张性感薄唇密实贴上了。

  这一刻,十分诡异的,周身的声音全都隐去,她身旁的人事物彷佛通通消失,眼前只剩下他—

  脑海中那段曾被她彻底遗忘的痛苦记忆蓦地清晰起来,他对她说的每个残忍字眼、他冷酷的表情、愤怒的眼神像利刃狠狠一次又一次插入她的心间,直到她伤痕累累……

  当吻结束,文莘楠恍惚地抬高小脸看着近在咫尺的性感大恶魔。

  戴着面具的他表情看起来十分冷酷,与记忆中那个站在街头,用言语毫不在意伤害她的男人身影相互交叠。

  「莘楠?」她的脸色不太对劲。

  「你……你不要孩子!」她没头没脑的朝他大吼。「我想起来了,通通都想起来了……你亲口跟我说过,你不要孩子!」不住後退,她的身子摇摇晃晃,眼里尽是痛彻心扉的哀伤。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蔺泓谚如遭电击,脑海一片空白。

  高大身躯当场僵住,蔺泓谚在望见文莘楠那双痛苦泛红的眼眸时,整个人陷入前所未有的惊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9: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美好的早晨,搁在床头柜上米妮造型的闹钟响起音乐声,打破卧房里的静谧。

  按掉闹钟,文莘楠顶着一头乱蓬蓬奶糖褐色短发下床进浴室盥洗,站在洗脸台前,她抬手揉着发痒的鼻子,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在这夏秋交替的季节,是过敏好发的时候,从小有过敏体质的她,每到换季时都会浑身感到不太舒服,尤其是鼻子。

  抽来两张面纸擤了擤鼻涕,接着拿起牙刷挤上牙膏。

  房间这时传来两声可爱的喷嚏声,文莘楠立刻放下牙刷,光裸的脚丫子踩在透着凉意的米色地砖上,她来到双人床边坐下,随手抽两张面纸给边揉着鼻子边从被窝里爬起来的女儿。

  「宝贝,来,用力哼哼。」

  文优纪很乖巧地接过面纸,听妈咪的话用力擤了两下。

  「是白白的鼻水,不是黄鼻涕,宝贝优纪跟妈咪一样,又犯过敏了。」欸,遗传真是可怕的东西。「宝贝,眼睛给妈咪看看……还好,没有红红,手臂这里会痒痒吗?脖子呢……」

  文莘楠细心的检查着女儿的皮肤。

  优纪的过敏症状比她更严重些,不只鼻子痒鼻塞打喷嚏,眼睛和皮肤也会发红发痒。

  「妈咪,今天优纪手手没有痒痒,只有鼻子不乖。」文优纪张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妈咪。

  她慈爱的摸着女儿松软的发丝,皱起秀鼻调皮地磨蹭着女儿的圆圆鼻头。「让我来修理这个不乖的坏鼻子。」

  文优纪也开心的皱起鼻子跟妈咪玩,母女俩笑笑闹闹,一早起床的不舒服消失泰半。

  文莘楠抱着女儿一起走进浴室盥洗,让女儿坐在马桶上,拿起女儿专属的卡通造型儿童牙刷,挤上牙膏递给女儿。

  母女俩一个站在镜子前、一个坐在马桶上摇晃着小脚丫儿,文莘楠用右手拿着牙刷,左撇子文优纪自然使用左手,两人动作缓慢的刷着每一颗牙。

  文莘楠透过镜子看着跟自己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女儿,眼里尽是宠溺。

  刷牙、漱口、洗脸抹乳液,一大一小慢吞吞地盥洗完毕,然後回到房间换装。

  文莘楠换上中规中矩的浅色窄裙套装,文优纪则穿上泡泡袖苹果绿小洋装,文莘楠拿起大齿梳替女儿将一头蓬松长发梳顺,然後绑成两条长辫子。

  替女儿打扮好之後,她站在镜子前把自己一头奶糖褐的短发梳得蓬松,用黑色发夹将浏海夹起来,露出饱满白皙的漂亮额头。

  文莘楠拎着皮包和女儿的书包,一手牵着女儿,才打开房门正要下楼,老妈中气十足的喊声正好传至楼上。「莘楠,宝贝优纪,你们好了没?时间差不多了,快下楼来吃早饭。」

  哈,老人家时间拿捏的恰恰好。

  「外婆在催了,我们快下楼吧。」

  慢吞吞母女加快脚步走下楼,这时楼下已经飘着饭菜香。

  文家早餐习惯吃清粥小菜,煮得恰好软烂的白粥配上两盘现炒的青菜和一盘五香花生米,简单却美味。

  「莘楠啊,你得快一点,再不出门你会赶不上开早会。」说话的是文有富,文莘楠的继父。

  「对吼,今天要开会。」

  文莘楠在知名的「钲理律师事务所」担任秘书助理一职,事务所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所有秘书跟助理每个月第一个星期一都得提早上班,参加由总秘书主持的会议。

  「我就知道你又给忘了。」女儿记性差也不是一天两次,纪秀青早习惯了。

  幸好文莘楠的少根筋只表现在私生活里,工作倒是很细心认真,顺利升为正式员工。

  「妈,我不过忘记一、两次……三次吧。」越说越心虚。

  「你快吃吧,优纪我来陪着,便当在这里,出门记得带着啊。」纪秀青把便当放进一只蓝色束口袋里,把袋子搁在餐桌上。

  「嗯,我知道。」文莘楠这下只能随便吞了两口粥吃了几口青菜垫了垫胃,便放下碗筷、拎起东西就往外冲。「爸、妈,优纪,我先走了,晚上见。」

  「妈咪,牛奶糖啦。」

  跑到门口的文莘楠又转回来,从皮包掏出一颗牛奶糖给女儿。「吃完早餐才能吃糖喔。」

  「我知道,妈咪,拜拜。」文优纪开心地在妈咪脸颊上啾了一下。

  「我走了!晚上见!」穿着米色套装的纤细身影一溜烟跑出门去了。

  「这是最新的人事异动,请大家看一下,职务有调动的人九点之前务必把东西整理好搬到新单位报到。」

  资深秘书邱渼盈站在小会议室中央宣布,将人事异动公文从坐在会议桌左边的同事开始传阅。

  围着圆形会议桌的秘书和秘书助理们大家脸色都有点僵。

  「不会吧,又异动?」秘书甲低叫。

  「你没听说吗,上星期恶魔又把刚到任不到十天的罗欣给处决了。」消息灵通的助理乙早知事情不妙了。

  「大恶魔处决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秘书丙抚额哀嚎。「可怜的罗欣。」

  才十天……听着旁边的低语,坐在会议桌尾端算来第三、第四个位置的文莘楠和张娜娜不禁面面相觑。

  「莘楠,我今天一起床眼皮就一直跳欸。」那张人事异动公文上不会有她的名字吧?她不想被派到恶魔身边工作啦!张娜娜在心里默默祈祷,脸色有点难看,手在发抖。

  文莘楠倒是镇定。可能天生神经比较大条的关系,向来随遇而安,并没张娜娜那麽夸张又悲观的情绪反应。她心忖,不管换到哪个上司底下都是领薪水工作,只要认真用心跟哪个上司都没差啊!

  「你真不担心?」张娜娜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拐了文莘楠一下。

  「担心能改变结果吗?」人事命令都出来了,结果已经确定。

  「这倒也是。」张娜娜不得不叹气了,她还真佩服文莘楠。

  这文莘楠的心脏也太大颗,每回大夥儿只要听到「人事异动」这四个字马上变脸皮皮挫,就文莘楠神色自若又镇定。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文莘楠才刚来公司三个月,之前都处於试用和受训阶段,公司规定非正式员工都由大老板邱钲理的侄女,也就是总秘书邱渼盈带领,尚未有机会接触事务所里的合夥律师,不知道被编派到各合夥律师办公室的辛酸,尤其是蔺律师的恶魔窟最为险恶!

  可她就是无法像文莘楠那般冷静,她吓得皮皮挫。「我惨了,今天眼皮跳得这麽厉害,铁定没好事。」

  「要不要吃颗糖。」文莘楠从口袋摸出牛奶糖来。「冷静一下!」

  冷静即使是圣人被派到大恶魔底下不到三小时也马上抓狂啦!

  「心领了。」把糖推回去,张娜娜感觉胃正在翻搅。

  呜呜,人事命令上千万不要有她的名字,拜托!

  「关於蔺律师……」把糖收起,文莘楠终於肯发挥好奇心,开口问起传说中的恶魔老板底细了。

  「莘楠,你有所不知,在外人看来,蔺律师看起来睿智自信,加上他那不凡的外貌和卓越的穿着品味,绝对是天菜级大帅哥一枚。你说,谁不想待在天菜身边做事,看着天菜每天都可以保养眼睛,不过可惜的是,蔺律师是坏脾气的天菜,而且他的坏脾气级数属於恶魔等级,只要跟他共事过,都会对蔺律师幻想破灭,巴不得速速逃离恶魔身边。」

  真有这麽恐怖吗?文莘楠的秀眉轻轻蹙起,脑海浮现蔺泓谚的身影。

  过去三个月试用期,因为跟蔺泓谚分属不同楼层和办公室,她在公司里只遇过蔺泓谚一、两次,每次都是匆匆一瞥。

  记忆中的蔺泓谚穿着浆烫笔挺的白衬衫和西装,短发时尚有型,五官刚毅神情冷峻,走起路来稳健而充满自信,只要一站出来,他绝对能令女人爱慕,让男人嫉妒,他的脾气真有娜娜讲的那麽坏吗?

  「娜娜。」坐在张娜娜左边的另一名助理曲肘拐了她一下。

  人事命令在这时候传到张娜娜手里。

  张娜娜在心里念了一句佛号,然後鼓起勇气瞠大眼睛把人事命令看个仔细。

  这一看,张娜娜嘴角蓦地垮下,脸色瞬间刷白。

  「不会吧……」文莘楠看着张娜娜那凝重的脸色,心里替她哀悼。

  「莘楠,今天下班我们一起去拜恩主公,看能不能改改运。」张娜娜苦着脸报以同情地拍拍文莘楠的肩。

  娜娜为什麽突然约她?难道—

  张娜娜瞥了她一眼,把人事命令推到文莘楠面前。「莘楠,我们两个都抽中下下签了。」

  文莘楠低头一看—

  即日起张娜娜、文莘楠调派蔺泓谚律师办公室。

  蔺泓谚,三十岁,是钲理律师事务所最年轻的合夥人,负责刑事、商业案件,跨国际诉讼更是他的强项。

  他是事务所里最被看好、最年轻有为的律师,更是律师界公认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厉害律师之一。

  这几年来蔺泓谚打赢的官司族繁不及备载,个人事蹟说也说不完。

  但这些成绩绝非凭空得来,完全是他日以继夜努力换来的成果,只要是他点头接下的案子,绝对全力以赴,比别人付出加倍又加倍的努力。

  上午,蔺泓谚集合所有实习律师开见习会,中午又马不停蹄带着两名实习律师前往地检署开庭。

  三个小时後,穿着深色名牌西装,衬得他高大俊挺的蔺泓谚拿着黑色公事包步出地检署。

  此时,已经在外头等候多时的记者一涌而上,递出麦克风争相采访这个红透半边天的名牌律师。

  一堆问题此起彼落,见过大风大浪的蔺泓谚依旧面不改色,伸手帅气地拉整西装,无视众人踩着稳健的步伐往前走,围堵的记者们被他的气势震慑住,宛如摩西过红海般,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线让他离开。

  陪在他身边的两名菜鸟实习律师没见过这阵仗,不由得困惑。

  换做其他资深律师铁定会抓住麦克风侃侃而谈,而不是像蔺律师对记者们视而不见,错失上电视打响名气的机会。

  蔺泓谚一路走到停车场,终於抛开了缠人的记者们。

  正当蔺泓谚要坐上车时,一阵香风刮至,一名穿着粉色雪纺纱洋装的长发美女,踩着银色高跟鞋优雅地拿着名片拦下蔺泓谚。

  「蔺大律师,久仰大名,我是『亚洲杂志』的米雪儿,能不能请蔺律师拨个空喝杯咖啡,接受我们杂志的专访呢?」

  妆容笑容无懈可击的米雪儿.林,自信明亮的眼眸带着一丝爱慕和崇拜看着眼前高大俊酷的男人。

  蔺泓谚,凭藉着自己的能力在业界闯出名号,拥有一片天,这样一个有能力的男人哪个女人不爱呢?何况他又生得一副好皮相。

  米雪儿近距离地看着他,尽管是恋爱经历不少的轻熟女了,却仍旧管不住自己的心,心儿怦怦跳。

  「我不接受访问。」蔺泓谚沉声回绝,俊颜波澜不兴地看着这个拦路者,对她递出来的烫金名片视而不见—待遇比照刚刚那群小记者。

  身边两名实习律师很有默契地倒抽一口气,开口劝说。

  「蔺律师……」

  「要不要再多考虑一下?」

  亚洲杂志可是全亚洲票选最优质的商业杂志,内容包罗万象,报导观点公平公正,销售量已经连续五年登上台湾销售总排行冠军。

  有多少人想获得亚洲杂志专访机会还得透过人脉安排,现在好机会自己送上门来,访问者又是在记者界有林志玲之称的米雪儿.林,怎麽能放弃呢?

  看他无动於衷,菜鸟们面露可惜,扼腕叹气暗自捶心肝啊!

  有意见?蔺泓谚朝两人冷眼一扫,两只菜鸟缩缩脖子,立时噤了声。

  「蔺律师今天若没空接受访问没关系,我们可以约改天,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关机,随时恭候—」

  砰!

  美女还在说话呢,蔺泓谚连名片都懒得拿,打开车门坐上车,甩上车门,给不懂死心的美女吃了一记闭门羹。

  米雪儿闭上嘴,美颜一阵扭曲。

  「林小姐,不好意思。」

  「蔺律师还有其他行程要跑,真的真的很忙。」

  两个跟班忙不迭鞠躬哈腰,只见米雪儿.林瞧都懒得瞧两人一眼,忿忿收起名片转身就走,她走没几步,突然有只年幼的小流浪猫跑到她脚边跟她磨蹭撒娇。

  「滚开,脏东西。」米雪儿抬起脚往猫儿的肚子一踢。

  小猫尖叫一声仓皇跑开。

  坐在车上的蔺泓谚和两名实习律师都看见这一幕。

  两名实习律师面面相觑,米雪儿原本深植他们心中的优质明媚形象瞬间破灭。

  蔺泓谚眉心蹙起,心思蓦地飘远。

  他的身边曾经有个富有爱心,非常爱猫的女孩,但那女孩因为他一时鬼迷心窍犯了过错而伤心离去。

  吞下苦涩,他让自己沉入椅背中,闭目休息。

  车子启动,平稳驶离停车场,坐在後座的蔺泓谚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

  好多年过去了,他不曾放弃找寻纪子楠,不过却是音讯全无。

  她过得好吗?他们的孩子呢?

  他每每想到她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接受堕胎手术的画面,背脊就爬上一阵寒意,额头瞬间冒出冷汗来。

  「蔺律师,到公司了。」坐在前座的实习律师之一开了口。

  从恍惚惊骇的情绪中回过神来,他抓起公事包脚步踉跄的下车。

  「蔺律师怎麽了?」

  「应该是太累吧?他是全事务所最拚命的律师,听说常常自己一个人熬夜加班,时常以办公室为家。」

  「有需要这麽拚吗?」

  「成名的背後是辛苦的,别看蔺律师在外头光鲜亮丽,回到公司关起门来可是付出很大的努力,我看我们两个很难达到蔺律师的成就吧。」

  「这的确需要强大的意志力,我这辈子啊只要有蔺律师二分之一的成就就心满意足了。」

  「想要拥有蔺律师一半的成就,也不是简单的事啊。」

  看着前方的高大身影,走在後头的两人交头接耳讨论。

  「你们两个乌龟,要不要我抬轿子把你们两个迎上楼。」已经踏进电梯里的蔺泓谚,沉声对後头两人怒咆一句。

  两人马上闭上嘴赶紧往前跑,冲进电梯里。

  蔺泓谚一回到办公室,继续埋首办公。

  经过一整天的奔波忙碌,蔺泓谚冷峻的脸上看不见一丝疲惫。

  时间逼近深夜十点,事务所其他律师的办公室早就熄灯。

  可蔺泓谚的办公室仍旧灯火通明,他晚餐没吃,只喝黑咖啡,人一直埋首在公事中。

  办公室外头的秘书黄美芬和两名助理都累到呵欠连连,喝着第杯咖啡提神努力强撑起精神,顶头上司没下达结束加班的命令,谁也不敢喊累要下班。

  蔺泓谚正为了一件跨国商标权案找着相关资料,不放过任何细节,心里在沙盘推演如何在法庭上出奇制胜。

  秘书黄美芬在他办公室进进出出,递上需要的资料,替他泡咖啡,又接过他交代的事项,回头让後头两名助理协助处理。

  「宝贝乖喔,妈咪今天恐怕不能回去了,你乖乖让外婆陪你睡觉知道吗?」文莘楠趁喘口气的空档蹲在办公桌底下小声讲电话。「两颗牛奶糖啊……好吧,看在优纪乖乖听话的分上,明天多让优纪吃一颗糖。」

  自从被派到蔺泓谚底下做事,文莘楠这半个月的生活几乎大乱。以前偶尔也会加班,但还不至於加到这麽晚,可现在被派到这里,加班成了惯例,幸运的话大概九点之前就能下班。

  文莘楠心里愧疚,这半个月来为了工作老是冷落女儿,让她心里很过意不去。

  虽说家里不缺她这份薪水,但她还是得为优纪存教育基金,能多赚点钱自然是好事,更何况钲理给的薪水很优渥,福利也很好。

  「文助理,你还搞不清楚状况是吧,现在是什麽时候了,还偷懒?」黄美芬不知何时站在她的办公桌旁,凝着脸敲着桌面。

  「抱歉。」她摀住手机,转头跟黄美芬道歉。

  「这封信必须马上回覆,马上!听、见、没?」

  讲这麽大声,又不是耳背,怎可能没听见。文莘楠忍着气起身和颜悦色的回答黄美芬。「我知道了,我马上做。」

  低头小小声跟电话那端的宝贝说晚安後,文莘楠把手机塞进皮包里,连忙接过黄美芬递过来的文件。

  因蔺泓谚也常处理跨国诉讼,客户有不少欧洲和日本人,常常需要做一些即时翻译和信件回覆。

  大学主修法文和日文的文莘楠因为这个语言强项,加上文书处理和行政方面细心,很幸运的没被大恶魔处决,到现在还安然无恙地留在事务所里工作。

  「黄秘书,请问还有事吗?」都说了马上做了,怎还站着不走?

  「这份智慧财产权翻译资料有误,因为你的疏忽害我被蔺律师骂,请你认真点好吗?别再替我找麻烦。」

  黄美芬将手里的卷宗往文莘楠的桌面一丢,把方才在办公室里头受到的鸟气一古脑发在文莘楠身上。

  文莘楠无奈地瞥了眼那份黄色卷宗。

  这明明就是黄美芬自己该负责的范围,因为她做不来便丢到她身上。而且昨天她拿到资料时就发现上头的一些相关数据似乎有出入,这份智慧财产权她起初有经手过,所以有点印象。

  你懂什麽?照我给你的资料打就对了,别浪费我的时间—当时她去跟黄美芬讨论,对方只回了她这麽一句。

  文莘楠忍住不回嘴,但坐在蓝色隔板另一边的张娜娜已听不下去,挺身而出。

  「黄秘书,昨天莘楠明明有跟你提到资料有错,是你自己不听的好吗?」

  黄美芬一双利眼马上朝张娜娜扫射过去,矛头转向她,「还说呢,是谁一天到晚出纰漏?真是搞不懂公司干麽老派一些成不了气候的助理过来,根本就是增加我的负担,现在竟然还两个人一鼻孔朝我出气,你们可要搞清楚,你们隶属谁管理,如果还想继续留在公司,就别老这麽嚣张。」

  张娜娜立即反唇相讥,「莘楠一句话都没说,哪来一鼻孔出气?」真正气焰嚣张的人根本就是黄美芬自己,没事总爱小题大作。

  「她没说,你倒说很多,张娜娜,你如果不想继续待在公司没关系,反正我对你没抱任何期待,想走就说一句,我进去跟蔺律师报告一声就成了。」

  她们来不到一个月,这种争执就天天上演,黄美芬甚至天天威胁要将她们两个扫地出门,这种欺凌人的戏码她演不烦,她张娜娜都嫌腻了。「没问题,我这就跟你进去,亲耳听听看你是怎麽跟蔺律师毁谤我的,你说的话全都要录下来,将来当作呈堂证供。」

  看来蔺律师这边助理汰换率那麽高,黄美芬也必须负一半的责任,照她这种嚣张的态度,谁能长期忍受?

  「你本来就爱顶撞上司,我说的都是事实—」

  眼见战火越演越烈,文莘楠再也不能默不作声。

  「娜娜,你就少说两句。」她忙跳出来当和事佬,轻轻推着张娜娜回到座位坐好,回头对黄美芬好声好气的说:「黄秘书,这份资料我会马上改,等一下我亲自送进去给蔺律师,如果还有问题,我定会负责到底。」

  有错误改就是了,互相指责於事无补。

  她明白大家这阵子加班加到身体快累垮了,精神都非常紧绷,尤其是黄美芬,她面对的是强硬脾气要求严格完美的蔺律师,长期承受来自蔺律师的高度压力,谁也受不了。

  「不用,想邀功就说一声,不必拐弯抹角。」

  「我……」才不是想邀功。

  「改好拿给我,不必罗唆了。」

  幸亏文莘楠好脾气,没跟黄美芬一般见识,秘书室又恢复平静,三个人加紧速度处理公事,大家都想赶快下班。

  这时,静悄悄地只剩纸张翻动和打字声的秘书室,突然响起短促嘟嘟声。

  文莘楠和张娜娜同时抬头警戒一瞧,是张娜娜的内线在响,亮着红灯。

  「不会吧。」张娜娜哀嚎一声。

  文莘楠转头给她一个很没有说服力的安慰,「蔺律师可、可能是通知我们可以下班了……」

  「最好是。」坐在前头的黄美芬嘴角浮上一个幸灾乐祸的弧度。

  张娜娜伸出发凉的手按下内线。「蔺律师,请问有什麽吩—」

  「张助理,JT的数据有误,因为这个错误官司可能出现变数,你有本事承担诉讼失败的後果吗?如果你有办法扛,那就继续打混没关系。」张娜娜话都还没讲完,电话机那端立即传来一阵令人胆战心寒的冷沉指责。

  张娜娜用力吞了一下口水,嘴巴扁了扁。「我很抱歉,下次绝对—」

  「你说什麽?」

  「蔺律师,我、我马上更改。」可怜的张娜娜,方才跳出来仗义执言的气势瞬间萎缩。

  「再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

  看着办……就洗乾净脖子等着被处决吧!

  张娜娜挂掉电话,在黄美芬冷笑目送下奔进办公室拿文件,然後缩着肩膀夹着尾巴逃出办公室。

  「我看啊,根本不用我浪费力气出马收拾喽。」黄美芬说着风凉话。

  张娜娜气不过,回头又想找黄美芬呛声,文莘楠马上跳出来,拉她到墙角,「好啦,不气不气,我们一起加油,不要被人看扁了。」

  「莘楠,改天我们一起去拜拜啦,我需要祭改去霉运。」

  「你们两个是要抬杠到什麽时候,还嫌现在不够晚吗?」火气很大的黄美芬又朝两人发飙。「如果明天不想来上班,现在可以马上递辞呈,我会代替蔺律师受理。」

  禁不起激的张娜娜又想冲上前,文莘楠死命的把她拉住。

  「黄秘书,不好意思,我们马上工作,马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9: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9 00: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9 00: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9 00: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9 00: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9 00: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9 00: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微意

GMT+8, 2021-9-19 10:26 , Processed in 0.22589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