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意-言情小说阅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04|回复: 14

[PNG] 子纹《思念小酒馆~婚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5 15: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13年7月31日

【内容简介】

最初,也是最後的恋爱──
曾经深情许下婚誓的大少爷,最後变心娶了别人,
而她这小酒坊之女却沦落到以一杯毒酒结束生命,
好在天可怜见,她最後拖着半条命穿越到21世纪再活一遍。
此生已决定绝情忘爱的她,只想找出和爷爷酿的酒相同的味道,
没想到却因此遇见转世後的他,更成为他蓝色酒馆的员工,
为了学会酿酒技术,她只好忍受他的奴役兼调戏,
哪知这些全是一场阴谋,因记得当年之事的人,并不只有她……

最近,也是最远的情人──
她一上门应徵调酒师助理时,他就知道自己终於等到了!
为了留下这女人,他软硬兼施,苦肉计和色诱全都做了,
可偏偏对方怎麽也不肯接纳他,还大方的将情敌和妹妹引荐给他,
即使他为救她而跌伤腿、挡下她家人的骚扰又纵容她所有一切,
但他却始终走不进她心中,甚至当他因故不得不暂时离开她时,
她轻易便信了自己又被遗弃,并且选择远走他乡退出他的生命,
难道他做得再多都不够,这辈子又要错过心爱的女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5 15: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一阵冷风吹来,她几乎毫无所觉……

  她跪在朱红大门前,头上的大红灯笼随风轻摇,她一脸空洞,隐约知道身边来了些看热闹的人,在她的周遭指指点点,有人的批评难以入耳,有人同情她,但没有任何一人靠近她、帮助她。

  从天亮跪到天黑,黑了的天空又亮了,她双腿早失了知觉,全身乏力,如同她可笑的一生,渐渐失了生机。

  「雪儿姑娘,少爷不见,你走吧。」朱红大门终於开了,齐府的管事走了出来,他的眼底闪过同情,但随即隐去。

  「李总管,」因为嘴乾,她的声音有些哑,「请你替我转告少爷或老夫人,救救我爷爷!」

  李总管摇了摇头,「这事奴才插不上手,这……」他拿出一个小酒瓶,递到雪儿的面前,「这是少爷给的,他交代奴才转告一句,若小姐喝下这酒,或许你爷爷的事能有商量……」

  雪儿低头看着细致的瓶身,上头绘的桂花绽放,雅致迷人,她的心却微微刺痛,不愧是齐家大少爷呀,就连一个小小的酒瓶都如此讲究。

  而自己呢,不过是个纯朴的酿酒姑娘,做事没心眼,虽然人人都夸她长得好,但跟齐大少爷齐皓那英姿飒爽,走到哪里都是众人注目焦点的伟岸男子站在一起,她便黯然失色。

  只不过有一天,那拥有城里最大酒楼的齐皓却说,他喜欢她,他看上她这个没有家世,家里世代都以酿酒为业的丫头。

  他就是认定了她,想要娶她,因她家世代酿酒,为了讨她欢心,赢得她爷爷的认同,他也不顾自己的身分跟着学着酿制,还夸下海口,要创造一款专属他们的香纯甜酒—

  她原本以为一个半路出家的大少爷,顶多熬个几日便会放弃,谁知道齐皓竟坚持了年余,连爷爷都忍不住夸赞,私下还说或许将来尽得他真传之人的,不是她这个亲孙女,而是齐皓。

  爷爷的认可让她心服了,他的甜言蜜语、婚誓承诺让她心动了,因此明明自知高攀不起齐家大少爷,但她仍爱他,不顾一切的爱他,她天真的相信只要坚持,幸福终能到手。

  哪里知道,大少爷的情爱只是场游戏,热烈的追求之後,也许是腻了、也许是不再具挑战性,她被狠狠抛弃了。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他过去的爱语变成了恐怖的大网,几乎勒得她窒息。

  过去的甜蜜、幸福在一夕之间都变了,至於最後一丝希翼,则在她爷爷被人一状告官,他酿的酒喝死人,爷爷被捉进官府里,而她求助无门,跪在齐府大门,他却视而不见,还火速决定迎娶另一个女人之後就灭了。

  「雪儿姑娘,你走吧。」李总管不忍看她,只能将眸光移开,「今日是少爷的大喜之日,你若坏了喜事,到时老夫人或少爷不高兴,只怕你爷爷可能就没法从牢里活着出来。」

  李总管的话就像鞭子般,毫不留情的抽在她身上,雪儿抬头望着亮晃晃的太阳,有一瞬间的茫然,原来天已经亮了,她已经跪了那麽久了呀……

  雪儿捏着酒瓶,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喝了这酒,或许她爷爷就还有救……李总管的话中有话,她虽不聪明,却也听得明明白白。

  只要她永远不再让齐皓为难,齐家才愿意救爷爷,而世上只有死人为难不了人。

  「李总管—」她的声音有些空洞,「还请你转告少爷,我不会碍着他的路,但求他保我爷爷周全。」

  「雪儿姑娘……」李总管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但终究是闭上了嘴,他不过是奉命行事的奴才,上头怎麽交代他便怎麽做,纵使心有不舍,也只能视而不见,昧着良心做事。

  雪儿木然的走开,她这一生已经绝望,除了爷爷以外,她一无所有。她的嘴角带笑,眼泪却不能控制的落了下来,她知道,那男人不在乎她的爱,但她爱他,真的好爱、好爱—

  回到被官府查封的酒坊,在爷爷用尽一生心血经营的酒窖里,雪儿留恋的看着里头几瓮古老的酒瓮,那全是她爷爷的心血。

  半晌後,她打开自怀中取出的精致酒瓶,一股浓郁的桂花香气袭来,齐皓曾说过,这酒的滋味就如同他对她的眷恋,永远香浓。言犹在耳,但人却已远走。

  她一口一口的喝下这熟悉的味道,出身酿酒之家,她爱酒,每日总要喝上几口,他爱笑她是小酒鬼,却替她酿造属於两人的酒,爷爷说过,这世上没有所谓的好酒,只有自己喜欢的酒—这入口的酒因为是他亲手为她所酿,所以是她此生的最爱。

  纵使喉咙、肚子剧痛难耐,她依然坚持的喝完最後一滴酒。

  这酒有毒,她知道,齐皓怕她坏了他的婚事才想要她的命,她也知道。

  雪儿痛得呻吟了一声,血从嘴角溢出,她肚子痛,但心更痛—

  在死亡面前,她没有流下一滴泪,因为心死了,她的思绪陷入迷茫前,无语的请求上苍,若真有来生,别再让他们相遇,若非得相遇,也请让两人的缘分只是一个错身而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7-25 15: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雪儿不知道时间,只知道自己飘浮在一个雾茫茫的地方好久、好久,她不想动,只是静静的躺着……只有在这里,她的心可以不痛,脑子一片空白,全部无须思索。

  忽然间,有股力量攫住了她。

  「我可找到你了!」

  「……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已经死了。」

  「我知道,但你想死,有人不想你死!」

  「我不懂……」

  「你不用懂,他要我带话给你—世情恶,人情薄,雨送黄昏花易落……人成个,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人成个,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这是什麽意思?她想问,却开不了口。

  一阵微风吹起她额前的发丝,温暖的阳光照在脸上,隐约间,那股力量在推着她。雪儿闭着眼睛,挣扎的想要摆脱那道力量及不停在脑子里重复的声音。

  她不想要离开那片白色的世界,她不想再有任何的感觉,她的脑子却不听话,突然闪过无数个画面,想起齐皓热切的追求、娶她的承诺及最後的无情,她想忘记,甩掉一切再度沉睡,但是有人拍着她的脸颊令她不得不清醒过来,她张开了眼,五彩的光亮在她眼前爆炸,她的四周围绕着一群人,全都穿着奇怪的蓝色上衣、白色裤子,这些姑娘甚至还露出大半截的腿和手臂,这真是太惊世骇俗了。

  她瞪大了眼睛,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雪琪,你还好吗?」

  「我们差点被吓死了!」

  「你气喘发作了,突然晕了过去。」

  「早就要你别逞强,你偏偏说是大学最後一年的校庆,说什麽也要参加大队接力。」

  「好险你醒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麽办。」

  众人的七嘴八舌弄得雪儿头昏眼花,因惊愕而哑口无言,她听不懂她们在说些什麽。

  她们叫他雪琪?可是她叫雪儿,不叫雪琪,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她在作梦吗?

  「救护车来了!」

  「快点,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安心。」

  雪儿被抬上了救护车,放眼望去四下的一草一木、人事地物全都是陌生。

  她挣扎的想要起身,但身子无力得只能任人宰割,太奇怪了,她一定在作梦……对,没错,她用力的闭上眼睛,耳里听着自己慌乱如雷的心跳,就是这样,她不断说服自己,她一定是在作梦。

  被送进医院,睡了一觉起来之後,雪儿满心以为「梦」会醒,但没有,她十分清醒的陷在「梦」里头,到了最後,她反而分不清现在究竟是梦境或现实。

  这世上古怪的事她是听了不少,以前替爷爷送酒去酒楼时,常会听到说书人讲些光怪陆离的故事,不过那只是听听罢了,她从未认真,更别提觉得自己有天会遇上。

  但现在,她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另一个人,大家都叫她莫雪琪,她怕自己一再否认,人家会以为她疯了所以她保持沉默,暂时静观其变。

  她翻着手中的本子,这是她身躯原本主人的日记,因为她有「疑似失忆」的状况,所以莫家便派管家带了这个来给她,庆亏有这本子的帮忙,让她很快明白这里不是她所熟悉的年代,这里没有她认识的人,她也换了一个自己都陌生的新身分。

  惊慌、害怕种种复杂情绪充斥心头,或许身分换了,但前世的记忆还在,每次一闭上眼睛,脑中就浮现齐皓派人给她的桂花酒……

  她的手不自觉的压在肚子上,彷佛依然可以感受当时的剧痛。

  良人无情至此,她已经没什麽好留恋,她不知道到底是什麽因缘际会让她的灵魂跑来这里,若是老天爷怜见让她重新活一遍,那这次她不会再糊涂的所爱非人,她要摆脱牵绊,忘情断爱,以莫雪琪的身分重生。

  莫雪琪的目光看着医院窗外的白云,天气晴朗,白云轻飘飘的,看来十分的惬意。

  「大小姐,出院手续已经办好,可以出院了。」

  身後传来声音,莫雪琪收回视线,转而落在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的中年人身上。

  他说,他是莫家的管家,莫家百年前是富甲一方的台南大地主,管家的父亲当年是莫家的长工,他则是从小就陪着莫家小少爷长大,三十几年前,分家产的时候,小少爷分得了不少地和酒楼、饭店,不过小少爷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根本对生意一窍不通,几年下来,家里的产业被他经营得大不如前。

  不过就算是如此,小少爷还是顺娶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为妻,日子过得顺顺当当。

  只是夫妇结婚多年却始终生不出孩子,算命师说只要领养一个孩子,就能顺利怀孕,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他们领养了刚出生即被抛弃的莫雪琪,不到一年的时间,莫太太还真的顺利生下了个掌上明珠,隔了两年又生了个儿子。

  既然有了自己的孩子,莫雪琪在莫家的地位可想而知,爹爹不疼,姥姥不爱,没有人在乎。虽然在家被尊称为一声大小姐,但也没有多少好日子可过。

  「董事长要我转告小姐,小姐大学毕业之後,莫家的责任已了,以後的生活小姐得要自己负责。」

  莫雪琪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毕竟她对「莫家」也没有情感可言。

  出了医院,她坐上车,目光好奇的望着车窗外,这里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新奇,待在医院那几天,她不单从日记中,还从电视里吸取了一些她该知道的事物。

  死过一次之後,今世她不会再任性、不知轻重,她聪明的懂得沉默是金的道理,她现在总是不动声色,闭着嘴巴观察四周所发生的事物,持少说少错的原则。

  「小姐,其实董事长有提到—」管家有些迟疑的开了口,在莫家待了一辈子,他自然知道莫雪琪跟莫家没有血缘关系,只是空有一个大小姐的称呼,但她向来笑容可掬、待人亲切,他也不想看她无路可走,「如果你可以重新考虑嫁给刘少爷的事情,他会风光的替你办婚礼。」

  莫雪琪没有答腔,目光依然停留在车外。

  管家口中的刘少爷曾经来医院看过她一次,她从莫雪琪的日记上知道这个刘少爷叫刘育康—原是个被宠坏的男孩,年轻冲动、爱比较,在一次跟友人的赛车中发生严重车祸,现在只能靠轮椅行动。

  刘育康不良於行,当时的女朋友跑了,朋友也都瞧不起他而远离,真正的莫雪琪则基於相识多年的情谊给予关心,却被刘育康给认定了是他的真命天女,此生非她不娶,无论如何就是缠着她不放。

  莫雪琪搞不清楚刘育康到底是真心喜欢「她」,还是因为残缺,所以随意找了个顺眼的女人就要订下来。一个大少爷,一个被领养的孤女……想起这奇妙的巧合,莫雪琪不由扬起讽刺的笑。

  前世的自己不自量力,此生她才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要她嫁给刘育康,绝对不可能!

  车子缓缓行驶,莫雪琪若有所思的目光正巧被路旁的招牌给吸引—

  她的心跳霎时漏了一拍,不能克制的狂跳,「停车!」

  管家愣了一下,立刻照做,「小姐?」

  「那是什麽?」莫雪琪难忍激动的指着那个有着几个陶瓮堆叠的商店。

  这些陶瓮实在太过熟悉—就跟她爷爷酿酒的陶瓮一模一样。

  「专卖酒的地方。」管家尽责的解释,「印象中已经开几个月了,店面挺大,却只卖酒,我路过好几次都没看到上门的顾客。这里是精华地段,租个店面也要不少钱,也不知道老板脑子在想些什麽,只单卖酒,实在是浪费了这个好地方。」

  莫雪琪才不在乎是否浪费,满心的注意力全在陶瓮上。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小姐?」

  「你等我一会儿,」莫雪琪头也不回的说,「我想逛逛。」

  她像是着魔似的走向店家,脚步在陶瓮旁停驻。

  这东西不论大小、形状都跟她爷爷的陶瓮一模一样。

  她的眼眶红了,手留恋的来回轻触。

  「欢迎光临!」在店里无聊地打蚊子的李慕白,看到门外头来了客人,立刻堆起笑脸走了出来,「外头热,快请进。」

  莫雪琪垂下头,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转过身,对李慕白微点了下头。

  她一转头,李慕白先是一愣,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瞧了好一会儿,最後还抚着下巴,绕着她打转,看得更仔细。

  他的打量太过直接,令莫雪琪有些不自在,「你在看什麽?」

  「没有。」李慕白摇了摇头,「我只是好几天都盼不到客人上门,好不容易看到客人一时太激动,哈哈,快进来!我给你介绍些好酒。」

  她并不打算要买酒,但是店里头陈列的酒,令她又压不住心头莫名的激动,「老板,请问你这里有卖什麽酒?」

  李慕白殷切的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当着莫雪琪的面打开,倒了一小杯给她,「这是花雕酒,是种黄酒,味道香浓,包你……」

  莫雪琪没喝,只是拿起杯子闻了一下味道,「这不是花雕酒。」

  「小姐,这瓶子上头大大的写着花雕。」李慕白状似同情的看着莫雪琪,那眼神似乎在怀疑她不识字。

  「我看得懂上头的字,」她将杯子放下,这种不入眼的酒,她连一口都不愿喝,「老板开门做生意,若想客似云来就得要识货,进些真正的好酒才行。」

  「好大的口气,拐了个弯说我不识货,看来你是个行家,」李慕白又打开柜子,拿出了一瓶仿宋元时期的青花白瓷瓶,大手笔的爽快开酒,「今天算你走运,我没什麽客人,就当大放送,喝了喜欢你再买。」

  莫雪琪觉得这人实在有趣,随随便便就开瓶酒给人试喝,以他这种方式做生意,这店早晚得倒。

  他倒了一杯递给她,黄澄澄的液体带着独特的香气,入口清爽,吞下喉转过辛辣,是黄酒—却不是她所熟悉的味道。

  她记得小时候爷爷会亲自挑选品质优良的稻米,用最纯净的山泉水经过发酵、沉淀,压榨成黄褐色的酒液,那才是正统的味道。如今这酒闻起来的味道尚可,但口感却差了些。

  「不是好酒。」她失望的轻摇头。

  「又不是」李慕白不死心的又拿了另一瓶酒出来。

  莫雪琪也不客气,喝了一种又一种,每喝一种总会细细品味,深思再三,但味道总是差了一点……没有一种是属於她记忆深处的味道。

  「小姐,还是不喜欢?」他至少已经开了十瓶酒给她,她混着喝了好几种,却看不出有一丝受到酒精影响。「话说回来,你酒量还真好!」

  莫雪琪没有答腔,她从小就跟着爷爷酿酒,刚牙牙学语时,爷爷便会拿着筷子沾酒喂她。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长大,日积月累下来,酒量要不好也很难。

  只是换了这个身躯,似乎酒量略差了些,意识虽然还是清楚,但头已经有些发昏,她揉了揉太阳穴,不经易的注意到柜台最角落摆了瓶醒目的粉红色酒瓶。

  吸引她注意的并不是瓶身柔美的颜色,而是酒瓶上头有一株看来不起眼的桂花。

  世上制酒的原料有千百种,齐皓却独爱以桂花入酒……秋香盛开的金桂,配以优质的纯米酒陈酿而成,色泽金黄,芬芳香浓。

  李慕白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这是我的好友特地从日本寄来给我的日本纯米酒。你可别小看这一瓶酒,它可不简单!只用水、米和米麴制造,完全不添加酿造酒精,但味道极好,是限量酒,有钱都未必买得到。」

  「我可以喝喝看吗?」莫雪琪一脸的期待。

  「当然没问题,」李慕白爽快的开了酒,人生难得遇知己,他对这嘴刁的小丫头很感兴趣,也想知道怎样的酒才合她「好酒」的标准,「我都开了这麽多瓶酒给你喝了,也不在乎多这一瓶。」

  听到李莫白的话,莫雪琪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人家开门做生意,总不好害人家蚀本。

  「不好意思,老板,等会儿我会……」

  「不用放在心上!你若没看中喜欢的就别勉强。」李慕白打断了她的话,「这酒就跟情人一样,总得选自己喜欢的,别勉强自己挑或喝些不爱的。」

  这个老板说话还挺逗的。莫雪琪边想边接过他递来的酒,才闻到味道,她的心就激动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怎麽也没有料到相隔数百年的这里,她还有机会嚐到爷爷酿造出的那种味道。

  是了,她爷爷也曾经最自豪能用最简单的材料,酿制最纯正的米酒—

  「老板,」莫雪琪压下心头的激动,看着李慕白,「你说,这是日本酒?」

  「是呀!」李慕白点头,「日文称日本酒为     或直接称之为  ,就是清酒的意思。」

  「制造这酒的人为它花了不少心思,」李慕白继续说道,「研究好几年才研发出来的。」

  「你认识制造这酒的人?」

  「是啊!」李慕白叹了口气,「我这辈子服气的人没几个,他就是其中一个,为了瓶酒可以疯了似的废寝忘食,对情感也同样的执着。如何,好喝吗?」

  「很好喝!」她垂下眼,掩去盈眶的泪水。「我很喜欢。」

  「你喜欢?太好了!」李慕白也爽快,没有二话的把酒瓶推到她的面前,「你拿去,送给你。」

  莫雪琪惊讶地抬头看他。

  「拿去呀,」他催促,「你是我这星期第一个上门的客人,就当好采头吧。」

  莫雪琪受宠若惊,虽然她很开心可以得到这瓶有爷爷味道的酒,但毕竟无功不受禄。

  「多少钱?」她连忙说道,「老板,我付钱。」

  「谈钱多俗气!反正这瓶酒也是人家送的,是你跟送酒的人有缘,」李慕白挥了挥手,「若你硬要给钱,这瓶酒我就不给了。」

  莫雪琪感到无奈,虽然心中有所迟疑,但是她真的好喜欢这瓶酒……

  「老板,谢谢你了!」最终,她点头道谢。

  李慕白挥了挥手,要她不用放在心上,「我看你是个行家,有空的时候一起来跟我研究研究酒就行了,不然我每天从早到晚,就一个人守着这间店,实在也挺无聊的。若改天我朋友又从日本送酒来的话,我再给你。」

  对於李慕白的盛情,莫雪琪很感动,原本茫然的未来似乎在这瞬间出现了一丝光明。

  日本—拿着酒,莫雪琪走出了店面,她抬头看着清澄的天空,闭上眼,感觉热辣辣的太阳直接照在她的脸上。

  她脑子里突然浮现一个念头—走吧!去日本,去日本寻找熟悉的味道,属於她爷爷的味道!从今尔後,她要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走出自己的路。

  「你要去日本学酿酒」才倒了一杯今日特别从日本空运而来的清酒,递到莫雪琪的面前,李慕白微惊,差点洒了好酒。

  莫雪琪坚定的点头,「我已经申请学校了,但还没有消息,可不管怎麽样,我还是打算去一趟。」

  「你真的要去?」李慕白抚着下巴,一脸的若有所思。

  「是。」她喝了口酒,点了点头,「而且我还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李慕白沉默了一会儿,最後挑了下眉,「你应该是要我替你引见制造这瓶日本酒的人吧?」

  莫雪琪一脸的惊奇,人与人的缘分实在很奇怪,她怎麽也没想到这个热情的老板会莫名成为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

  在莫家她得不到任何的关心,但在这里,一个他却不吝给她帮助和关怀。

  「没错。」她好奇的问:「但你怎麽知道?」

  「我当然知道,」李慕白只是耸了下肩,「像我这种聪明人的脑子,不是你们这种凡人可以理解的。」

  莫雪琪忍不住失笑,这家伙自大的样子让她想起了齐皓……一想到他,她的笑容又霎时隐去。尽管这辈子她都不想再提及齐皓这个人,思绪却总管控不住的飘到他身上。

  她第无数次告诉自己,前世的记忆太深刻,她被情所伤,赔上一命,此生不想再重蹈覆彻,她要断情忘爱,只为寻找爷爷家传的味道而活。

  「李老板,」她真诚的祈求,「你能帮忙吗?」

  「既然你想去,我当然会帮你一把。」李慕白上下打量着她,「今年毕业对吧?」

  莫雪琪点头,喝没几口,酒杯里的酒已经一空。

  李慕白又替她倒了杯酒,「有钱吗?」

  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去日本前她已经知会了养父母,但这个决定着实掀起了场家庭革命,毕竟现在莫家经济状况在她养父不善投资的情况下出了大缺口,当年分来的土地又被卖得差不多,根本补不了洞,所以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她身上,莫家人希望她嫁给刘育康,靠着联姻,未来的亲家便能对莫家伸出援手,但她执意要到日本去,断了他们的希望,他们的愤怒可想而知,不但威胁砍断她的一切金援,还要把她扫地出门,断绝关系。但她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养父母如何反对,她的想法不会改变。

  真正的莫雪琪之前有趁打工存了一些钱,金额不多,但足够应付她买张机票到日本以及头几个月所需的费用,但到日本若不另找财源的话,她很快就会坐吃山空。

  至於原本以为会令她头大的语言问题,也多亏了真的莫雪琪多年苦学的缘故,她不单听得懂日文,还能讲出字正腔圆的日本语,完全解决了沟通的麻烦。

  「看这表情就知道是个穷光蛋!遇到我,你真的是烧了三辈子的好香。」李慕白一边说一边拉开抽屉,拿了个白色信封推到她的面前。「拿去,打开来看。」

  莫雪琪将信封打开,里头是把钥匙,还有张写着住址的字条。

  「我朋友前一阵子买了这间公寓,在代官山,不大—但交通很便利,本来是说要让我去日本时住,现在你要去,你就先去住吧。」

  她一脸的惊喜,「老板……」

  李慕白打断她的话,「别急着道谢,房子不是我的,所以要收租,不能给你白住,不过房租可以等你有稳定收入之後再给,另外—我可以给你介绍份工作,至少赚点生活费。」

  莫雪琪的双眼兴奋的闪闪发亮,她都还没开口,李慕白就已经贴心的替她安排好一切,若是少了他,她真不知道该怎麽办。

  「我的朋友就是研发这酒的家伙,」拿起酒,他打量着细腻的瓶身,「他是个怪人,自大又狂妄,不过他对酒的喜爱近乎痴狂,他的身分……有些特殊,至於他是谁,我就暂时卖个关子,反正到时你自然会知道。他开了几间酒馆,其中一间『蓝色酒馆』就在这间公寓附近,现在调酒师缺了个助手,以你对酒的了解,这个工作应该难不倒你,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三天之内赶快去报到。」

  「三天」莫雪琪一脸的难以置信,「太快了,我还有一大堆的手续……」

  「有什麽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李慕白笑了笑,「我认识一些日本的有力人士,可以帮你搞定。」

  她真没料到人生竟然出现了这麽一个大贵人,她激动的伸出手,用力的握着李慕白。

  「谢谢你!老板,真的谢谢你!」

  李慕白看着莫雪琪的感激笑意,不由叹了口气,「等你应徵之後若一切顺利,再来谢我吧,你不知道,那家伙……真的很怪!」

  再怪也怪不过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所以莫雪琪一点都不以为意,她的心早已愉快的飞翔到了另一个国度,她相信她的前途是一片光明。

  在繁华的大都市东京,当地人的脚步总是匆忙,生活节奏很快,但东急东横线上的代官山,却有如另一个被施了神奇魔力的地方,来到此处,每个人都不自主的放慢步代,享受这千金难换的悠闲宁静。

  莫雪琪看着眼前公寓的典雅摆设,实在觉得有些汗颜,李慕白的朋友竟然将这麽好的地方租给她这个穷光蛋。四处看了一下,她才将行李给放好,也没时间整理,从接到消息到整理行李到日本,今天正好第三天,为了把握住蓝色酒馆的打工机会,她没时间磨蹭,换了件白色衬衫和俐落的黑色长裤,长发整齐的盘在脑後,便一身清爽的出了门。

  到达蓝色酒馆的时间还早,酒馆还没营业,莫雪琪推开门,里头的员工正在打扫。

  听到开门声,原本在拖地的男人直起身子,看到她,无声的吹了个口哨,「漂亮小姐,我们还没营业。」

  莫雪琪双眼瞠睁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长这麽大,还没见过比眼前这人更漂亮的男人,或许能比得上他美貌的女人也没几个。

  又大又圆的眼睛,脸颊晶莹雪润,还散着淡淡的红晕,若是女人,肯定是举世无双的大美女,不过在那身黑色围裙底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身躯,没有任何属於女人的曲线,而且那身高—应该将近一百八!

  虽然眼前的男人长得很帅,但她有过齐皓的教训,所以现在纵使再好、再英俊的男人,都无法迷惑她的心一丝一毫。

  她脸上扬起礼貌的浅笑,「你好,我叫莫雪琪,是来应征的。」

  美男子闻言露出惊喜的神情,二话不说的将手中拖把交到莫雪琪手上,「你真是神!怎么知道死柳夫今天又不知道醉死在哪个女人的怀里,上不了班,我正愁没人手呢,虽然你是女的……管他的!你先把这里拖一拖,再把桌子擦一擦。」

  莫雪琪看着手中的拖把,有片刻的范然。她记得李慕白说她是来应征调酒师的助理一一难道当助理得先从打杂的做起!

  「还站着做什么?」美男子在自己脸上搧了搧风,「真是没天理,你瞧瞧!」他伸出十只雪白修长的手指,「都红了!我可怜的手,那些没良心的家伙,竟然叫我做粗活。」

  粗活?指的是拖地吗?

  莫雪琪满心的狐疑,但看着眼前「美人」一脸的哀戚,也不禁同情的帮他干起活儿。

  这个美男子不单长得娇弱一一身材除外一一连行为也像个女人,甚至还随身带着一支有淡淡花香的护手霜。

  「漂亮小姐,你说你叫莫雪琪?」美男子抹着护手霜,还算有点良心,没把她一个人丢下,站在一旁问道。

  「是。」莫雪琪一面勤快的拖着地,一面点了点头。

  美男子困惑的脑袋一歪,「不是日本人?」她口音很地道呢。

  「台湾来的。」莫雪琪老实回答。

  「同乡!」美男子将护手霜收进围裙里,一脸的兴奋,「难怪这么有人情味,跟那些鬼怪都不一样。」

  所谓的鬼怪指的是其他不愿意帮助他的同事们吗?莫雪琪注意到酒馆内其他人射过来的视线,识趣的没有答腔。

  「我叫江旭华。」他热情的拍了拍她的背。

  莫雪琪猛然被江旭华一拍,差点跌倒,他虽然长得像女人,但是力气挺大的。

  「雪琪啊!」明明跟人家不熟,江旭华却叫得热情亲近,「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缺侍者啊?」

  侍者?!她急摇头,「我是来应征调酒师助理。」

  「调酒师助理?」江旭华微惊的看着她。

  莫雪琪瞄了他一眼觉得他的反应令人不舒服,「你的眼神是不相信我有能力当助理吗?」

  「倒不是这样。」江旭华嘟了下嘴,「是咱们家的帅Boss从来都不收女性员工,毕竟我们这里帅哥多,就怕有个感情牵扯而影响了酒馆,你都不知道,长得帅真是麻烦!」

  这自恋的话令莫雪琪想要翻白眼,不过却无法反驳,因为这里的员工还真是个个身材高挑,俊俏帅气。

  「所以虽然我觉得你很好,但可惜你是女的,我已经可以直接告诉你一一你没希望了。」

  真是白来一趟,莫雪琪怎么也没料到性别竟然成了她得不到工作的原因,如果酒馆的老板不喜欢女人在他的手下工作,李慕白似乎介绍错了工作给她。

  她原本满心期待想要跟在这个酒馆老板身边学酿酒,可人还没见着,就被打了回票,她的热情狠狠的被浇了桶冰水。

  她沮丧的垂下目光,认命的拖地,几秒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动作,抬头看着斜靠在一旁桌沿的江旭华,「既然你知道你的Boss绝对不可能用我,你为什么还叫我拖地?」

  江旭华给了她一个「妩媚动人」的笑,「因为我累了,不想拖地,你看我的手都……」

  「红了。」她无力的打断他的话,「所以我就得要替你做事吗?」

  「不要这么见外,我们都这么熟了。」

  「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她忍不住咕哝。

  「今天负责打扫的柳夫请假没来,」江旭华对她抛了个媚眼,「那些不是人的家伙都说有事,就要我这个驻店经理来拖地,你看有没有天理?」

  「别人叫你拖地就是没天理,」她不客气的将拖把拿到他的面前,「你叫我拖地的天理又何在?」

  「我们是同乡,你别跟我那么计较嘛!你看我的手,这么漂亮,你舍得看它们受苦、变粗吗?反正我们Boss不是天天来,你就帮我打扫一天,薪水方面我不会亏待你。」

  这个漂亮得不象话的男人肯定性向有问题,又不是真的女人,竟然担心自己那双纤纤玉指变粗,莫雪琪忍不住腹诽。

  「不会亏待我是多少?」说到钱是很现实的,若是无法顺利找到工作,她可能连吃饭都有问题,所以一定要谈好价才行。

  「看不出来你还挺爱钱的。」

  「要给多少一句话,不然你自己拖地。」

  「好啦、好啦!一小时给你日币一千二!」

  「一千二?」她飞快的在脑子海里算着。

  「只是拖地,这个价钱可比外头愿意给的高多了。」

  确实不错,她立刻拿起拖把开始工作,边做边喃喃自语,「看来李老板搞错了,我得自己再想办法才行。」

  「李老板?」听到莫雪琪的自言自语,江旭华露出感兴趣的表情,「哪个李老板?」

  「李慕白。」她也老实回答,「是他介绍我来这里上班的。」

  「慕老大介绍的?!」江旭华一脸惊讶,双手捧着脸,「他都走了大半年,真亏他还记得我。」

  「经理,李老板只介绍我来这里上班,没提过你。」莫雪琪很中肯的提醒。

  「随便啦!」江旭华一副心花怒放的样子,「慕老大介绍人来这里上班,代表还没忘了这酒馆,只要他有这个心就好!」

  这人长得漂亮,可惜脑袋有点问题,自恋过了头。

  她识相地不接话,低下头勤快的拖地、擦桌子,至于江旭华就在一旁拿出个贴满水钻,亮晶晶的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

  「你在做什么?」

  原本正欣赏看自己美貌的江旭华听到身后冒出来的浑厚声音,吓得手一抖,手中的镜子滑出在半空转了几圈,他连忙手忙脚乱的接住,将宝贝镜子护在胸口。

  「哎唷,死酷弟,你要吓……」原本想要「大发娇嗔」的江旭华一个转身,看到江户德介身后的男人,冷不防倒抽了一口气,手飞快的往后一伸,抢走了莫雪琪手中的拖把。

  莫雪琪的手一空,着实愣了一下,抬起头正要询问,目光正巧落在门外刚走进来的男人身上,霎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微意

GMT+8, 2021-5-7 21:10 , Processed in 0.08946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